Facebook改名Meta,马克·扎克伯格梦碎“元宇宙”

Facebook用户增长停滞,净利润增速同比下滑,投入巨资的Facebook Reality Labs一年亏损100多亿.美元,改名Meta后的Facebook迎来10个季度以来的最差成绩单。

美国时间2月2日美股收盘后,更名为“Meta”的Facebook发布了2021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。由于美股在收盘后的两个小时内也可以交易,受“Meta”财报数据的影响,Meta盘后股价收于249.05美元/股,相比Meta当天收盘价的323美元/股,跌去了22.89%。

2月3日Meta收盘价为237.76美元/股,较前一天323美元/股的收盘价,跌幅26.39%,总市值为6614亿美元。这就意味着Meta一天就跌去了2371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15080亿元。

受Meta盘后股价下挫的影响,其他社交类公司股也受到拖累。其中,Snap盘后暴跌16.91%,Pinterest大跌9.27%,Twitter下跌7.97%。

盘后市值蒸发了1.3万亿元,还带动了其他社交媒体股盘后股价大跌,Meta2021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究竟有多差?

用户增长停滞 想靠元宇宙覆盖十亿人

自2004年创办至今,Facebook的日活用户和月活用户首次出现增长停滞状态。

据Meta财报数据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,Facebook每日活跃用户(DAU)为19.3亿,同比增长5%;月度活跃用户(MAU)为29.1亿,同比增长4%。

对比2021年第3季度日活和月活用户数据发现,Facebook用户增长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日活处于持平状态。从这两项指标的同比增速看,从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,其同比增速也处于下滑状态。

2020年第二季度,Facebook日活和月活同比增速都为12%,2021年第四季度,日活同比增速下滑至5%,月活同比增速下滑至4%。

Facebook改名Meta,马克·扎克伯格梦碎“元宇宙”

除DAU和MAU之外,Meta还会公布DAP(家庭日活跃人口)和MAP(家庭月活跃人口)这两个指标。除Facebook之外,DAP和MAP还包括Instagram、Messenger、WhatsApp等Meta“家族”旗下的社交产品。

据财报显示,2021年12月,Meta平均DAP为28.2亿,同比增长8%;MAP为35.9亿,同比增长9%。

对于Facebook用户增长停止,有行业人士分析,“部分原因是Facebook对年轻用户的吸引力下滑”。

在争夺年轻用户方面,TikTok一直是Facebook不能忽视的竞争对手。有数据显示,2021年9月,TikTok全球月活达到10亿。2021年7月,TikTok成为第一个全球下载量达到30亿的非Facebook应用。

为吸引年轻用户,在2021年第四季度Meta分析师电话会议上,扎克伯格透露:“Reels(短视频)、社区信息、商业、广告、隐私、AI及重要的元宇宙战略产品是我们在2022年的七个主要投资重点。鉴于TikTok大受消费者欢迎,本公司将侧重发展Instgram旗下Reels品牌”。

Reels是Instagram应用程序的一项新增功能,允许用户拍摄或上传3至15秒的视频,用户在发布视频之前,可以对视频进行编辑、配音、添加效果。

除推出Reels品牌外,扎克伯格还将用户增长押注在“元宇宙”上。

“在未来十年内,元宇宙将有10亿用户,拥有数千亿美元的数字商务,并为数百万创作者和开发者提供工作岗位”,扎克伯格曾在Facebook更名为“Meta”时表示。

一年就烧了100多亿美元的“元宇宙”

不过在实现10亿用户及数千亿美元数字商务之前,“元宇宙”带给“Meta”的首先是烧钱。

Facebook更名后,“Meta”的财务报告方式发生改变,从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开始,公司增加了Reality Labs (RL)部门。“Meta”的收入构成主要分为两部分:一是“应用程序家族”(Family of Apps),包括 Facebook、Instagram、Messenger、WhatsApp 和其他服务,这部分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;二是RL部门,包括与AR(增强现实)和VR(虚拟现实)相关的硬件、软件和内容。

据“Meta”财报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,“Meta”广告收入为326.4亿美元,同比增长20.1%,环比增长15.4%;Reality Labs收入为8.77亿美元,同比增长22.3%,环比增长57.2%。

2021年第四季度,公司Reality Labs业务增长主要表现在Quest 2等硬件方面及Horizon等软件方面。在硬件方面,Quest 2在2021年圣诞节期间大卖,目前Quest商店交易规模已经超过10亿美元。

据IDC数据显示,2021年第二季度,Facebook旗下的 Oculus Quest 2(后更名为 Meta Quest)出货量约为 160 万台,同比增长 351%。有数据显示,2021年11月, Quest2的销量已经达到1000万台。

在软件方面,Horizon是Meta构建元宇宙愿景的核心产品。最近Horizon已经向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开放。2022年Meta计划推出一个移动端版本的Horizon 元宇宙社交产品,这将把早期元宇宙的虚拟场景体验,带入更多的除了VR以外现有移动端设备。

虽然“元宇宙”业务收入环比增速很快,但Reality Labs业务对Meta 的营收贡献还很小。2021年第四季度,Reality Labs收入8.77亿美元,营收占比仅为2.6%。

但从经营收益看,Reality Labs俨然成了“烧钱”黑洞,仅2021年一年就亏损了101.93亿美元。

从运营收益看,2019年至2021年,Reality Labs业务的运营亏损分别为45.03亿美元、66.23亿美元、101.93亿美元。三年亏损了200多亿美元,合约人民币1200多亿元。

对于“云宇宙”业务造成的亏损,扎克伯格此前就有过预判,“至少在未来三年,Meta的元宇宙业务都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,盈利的可能性非常小,这将压缩Meta的利润空间,并给Meta的现金流造成压力。”

广告业务被苹果暴击 净利润增速同比下滑

据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,该季度公司营收336.7亿美元,同比增长20%,略高于分析师预期的334亿美元;净利润为102.85亿元,同比增速为-8.33%,这也是2019年Q3以来,净利润同比增速首次出现负数。

广告一直是Meta营收的大头,2021年Q4,Meta广告收入326.39亿美元,营收占比为96.9%。

对于第四季度营收特别是核心广告业务收入增速的放缓,Meta财报给出两个解释,一是从大环境看,全球供应链中断、劳动力短缺和通胀压力,导致第四季度广告市场低迷;二是苹果iOS政策变化对广告业务的影响。

2021年4月27日,随着苹果IOS 14.5正式发布,苹果历史上最强大的新隐私规则开始落地。苹果强推IDFA新规后,如果APP或者公司想留在iOS系统上,就必须研究自己的归因方案,并且配合苹果SKadnetwork进行技术对接。

对于苹果iOS政策的影响,Meta首席运营官雪莉·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在业绩电话会上解释,“苹果给广告商带来了两个挑战,一是我们广告定位的准确性下降,这增加了广告商成本;二是衡量广告的效果变得更加困难”。

雪莉·桑德伯格预测,苹果IOS政策变动会对公司2022年的收入产生100亿美元级别的影响。

为此,摩根大通分析师Doug Anmuth将Meta的评级从之前的超配下调至中性。“Meta广告收入增幅急剧放缓,而朝着元宇宙业务转型的成本高昂、存在不确定性、恐持续数年之久…..我们调整姿态至观望状态——相信该公司股价将在未来数月承受更多压力、或区间震荡”。

核心广告业务受大环境和苹果政策变动的掣肘,扎克伯格押注的“元宇宙”业务还处于烧钱的状态,从眼下看,改名Meta的Facebook并不能改变正在老去的现实。

“张承辉博客” Facebook改名Meta,马克·扎克伯格梦碎“元宇宙” https://www.zhangchenghui.com/1921

(0)
上一篇 2022年1月23日 上午5:04
下一篇 2022年2月14日 下午12:32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