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卖优惠券其实是个骗局

天下没有免稍有留心的话,你可能已经发现,最近网上越来越多人在科普点外卖的正确姿势。而且是那种100块钱吃一个月,1块钱喝星巴克的终极漏洞方案。

抖音、快手、皮皮虾等短视频的评论区,知乎首页推荐的信息流,微信公众号的底部广告……外卖达人见缝插针,无处不在。看到他们亮出的低价外卖订单和大额红包截图,不少人都会怀疑人生:这么多年的外卖白点了,几十斤肉白长了。

外卖优惠券

可冷静下来想一想,素未蒙面的网友,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地叫你薅羊毛、请你吃饭?

果不其然,当我们接近这些外卖达人之后便会意识到,领券点外卖这件小事还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在其背后,藏着一个可以让人每月“躺赚”万元的隐秘产业。

白嫖外卖靠不靠谱?

“有哪些优惠券公众号牌你后悔知道的太迟了?”

“有什么靠谱的领取外卖优惠券平台推荐一下?”

“点五年外卖才发现,原来能省这么多钱!”

……

类似的标题虽有直钩钓鱼的夸大嫌疑,但耐不住好奇心的驱使,小手一抖点了进去。不出所料,又是熟悉的味道,“给公众号、小程序引流的”,被外卖优惠券套路了N次的Lily,现在已经对这些内容免疫,“打开知乎首页全是说外卖的,懒得看了。”

当然,不止知乎,其他多个平台也已经“沦陷”。

例如刷短视频的时候,评论区里某些评论看似正常,却@了一个ID相当具有诱惑性的账号,@一元也可以吃外卖、@1块钱喝星巴克等等,殊途同归,终点站都是引导用户关注公众号、领券下单。

自古深情留不住,总是套路得人心。

“如果真有比较实惠的券也行,关注了你就知道了,能领到的都是两块钱、三块钱的,平台官方发的券都比这大多了。偶尔运气好有个大额的,但使用门槛可能要到70块。”Lily吐槽道。

以名为“外卖**券”的公众号为例,其引流文案为“66元神券”,笔者关注后系统自动弹出优惠券领取链接,跳转页面显示“点击可领取幸运红包15元”,而实际领取到账仅为3.5元。作为对比,外卖平台每天随机发放的优惠券一般在5元以上。

那么问题来了,谁在四处散播外卖漏洞的“虚假广告”?

相关公众号的运营者风哥:“业内把这个叫做外卖CPS,简单来说就是帮外卖平台推广优惠券。用户领你的红包下单,你就可以获得佣金。和淘客一样,这是一个三赢的项目,外卖平台获得订单,用户享受了优惠,我们得到了佣金。”

行业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8年我国外卖用户从2.09亿人增至4.06亿,2019年、2020年用户规模分别为3.98亿、4.19亿。市场整体用户规模增速已经放缓,CPS可以作为外卖平台拉新的一种手段。

然而,如前文所讲,站在用户的角度,大家从类似公众号领取的优惠券多是与宣传不符。以极端个例做引流的外卖CPS,真正吸引来的更多还是普通用户,自然就达不到传说中的漏洞价格。

“红包力度和使用门槛是平台决定的,运营者无法控制。那些大额优惠券不是不存在,而是针对新用户或者特殊用户。你如果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点过外卖了,也有机会领取大额券的。”风哥认为,“严格来说,算不上虚假广告。”

本质是流量变现

“公众号、小程序搭建好,引流工作跟上,月入过万不是难事。”

小鑫分享了自己做外卖CPS一个多月以来的战绩,美团外卖、美团分销、饿了么淘宝联盟加上饿了么推荐赏金,四个分销推广链接总收益超过5100元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月入过万并不意味着“躺赚”,小鑫目前也并没有真正赚钱,仅是初步实现了收支平衡。为了引流,他已经在微信公众号、知乎等平台陆陆续续投放了近4000元的广告。

“行业其实有很多不用投入金钱成本的方法,网上也有很多大牛分享教程。比如守在微博蹲热点,最近全网都在吃瓜、看奥运,那就可以找找相关的话题,评论、发博里夹带私货,引导大家去公众号下单。”

钱是省下来了,但是蹭热点、地推、拉群等等免费操作无一不是费心费力。思考再三,小鑫选择了简单粗暴的砸钱,可选的推广方式也更多,以淘宝店铺为销售阵地的话可以投放直通车,微信公众号的文末广告和文章广告也可以投,还有知乎、头条等平台的信息流广告也是业内较为常见的选择。

据悉,现阶段行业最倾向的投放方案就是信息流买量,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知乎首页推荐中多半都是外卖公众号的广告。

想尽各种办法引流之后,每成交一笔订单,推广者能够拿到的佣金平均在4-6个点之间。比如饿了么淘宝联盟微信推广红包的佣金比率的为6%,用户领取3.5元红包,下单外卖金额为25元,对应佣金即为1.5元。

积少成多,最终实现每月“躺赚”万元。所以,外卖CPS的本质可以理解为流量变现。

这就引出了外卖CPS从业者里的绝对主力——淘客。小鑫表示,“像我这样半路杀出来的网赚小白在圈子里只是少数,外卖CPS更多是那些老淘客在做,他们有稳定的社群流量,订单来得更容易。”

前面说到的风哥就是淘客兼做外卖CPS,根据他对行业的了解,某些大团队的外卖CPS业务年收入规模可以做到上亿,公众号粉丝起来之后的广告刊例也能赚上一笔。“对于有流量基础的淘客来说,外卖CPS就是名副其实的‘躺赚’。而且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,每天一百笔订单和一千笔订单,成本没有区别。”

举个离大众更近的例子,某些KOL、大V已经在通过外卖CPS进行流量变现,比如B站坐拥383.5万粉丝的影视UP主“电影最TOP”近期就发布了一条鼓动粉丝“领大红包”的动态,引得评论区掀起了一场关于“骗人”、“恰饭”的论战。

综上,“躺赚”的诱惑下,越来越多入局者把外卖CPS做成了网赚江湖里炙手可热的项目。意识到流量是变现的核心资源后,众人便开始了对流量的疯狂追逐。而这,也为后续的同质化竞争、收益不理想埋下了伏笔。

“躺赚”路上挑战重重

“躺赚”了一个月的小鑫,已经意识到:外卖CPS项目很难成为财富密码。

一方面,佣金低的情况下只能寄希望于走量,可实际上,处在白热化且同质化的竞争之中,成交量只能靠砸钱续命。

据了解,淘客的佣金比例可达30%,甚至更高。与之相比,外卖CPS的4-6个点佣金比率差距明显。而且,该比率还存在进一步降低的风险。以美团外卖的返佣为例,官方营销平台美团联盟此前外卖佣金比率为6%,6月1日起统一下调为3%。

然而,更低的门槛和每月“躺赚”的诱惑,使得赛道愈发拥挤。而且,几乎所有的公众号、小程序都是一样的功能,引流的广告文案也是复制粘贴般雷同,毫无差异化可言。

小鑫表示:“我最担心的就是后面的订单量怎样维续,信息流买量也已经非常饱和了,最近一周在知乎投放的收效就明显变低。领券的玩法又太过局限,同质化就没办法形成忠诚度,可能用户碰巧看到了。虽然现在公众号积累了800多粉丝,但其中一大部分可能都是试一单之后发现红包太小就流失了,根本不存在复购的可能。”

他把这一个月来的收支平衡归结于自己肯下本钱砸钱买量,“一旦停止投放,佣金估计就会直线下滑。”

另一方面,玩家规模急剧膨胀和引流内容的刷屏,实际上在加速行业由盛向衰的转折。

就拿引流内容刷屏这件事来说,一来过于夸大的内容大概率会让客户产生被骗的反感,二来过度的刷屏易引起厌烦情绪。久而久之,如果大家对外卖优惠券形成了集体免疫,对所有玩家来说,这显然都不是什么好现象。

至此,在看到所谓的“躺赚”月入过万,相信大家心中就有了自己的判断。这笔看上去很美的生意,钱并不是那么好赚。
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angchenghui.com/296.html